原標題:最後一槍的故事
  國際在線報道(記者 高佳義):26日,在仁川亞運會女子50米步槍三姿決賽中,韓國選手丁美羅最後一槍發揮失常,來自哈薩克斯坦的多夫岡後來居上奪走冠軍。
  丁美羅在最後一槍前領先多夫岡多達0.6環,這在高水平射擊比賽中是很明顯的優勢。但在最後一槍射出之後,奇跡出現了:每輪都能射出10環左右成績的丁美羅最後一槍居然只有8.4環,而44歲的多夫岡則射出10環,她後來居上奪得冠軍。
  在最後一槍之前,現場大量的韓國觀眾和媒體記者都以為勝券在握,他們在裁判員發令後有節奏的開始鼓掌,希望為本國選手加油助威,同時也能影響多夫岡的發揮,但最終事與願違。該項目銅牌得主、中國選手常靜賽後說:“肯定會有影響,高度緊張的情況下會有影響,她(東道主選手)壓力會更大,她知道觀看她比賽的人會很多,所以她的壓力就更大。”
  射擊比賽的最大魅力在於,不到最後一刻,永遠不知道結果如何。在奧運會歷史上,有過美國選手埃蒙斯的最後一槍脫靶,也有過中國選手王義夫的最後一槍奪冠。這些冷靜、專業、智慧的射擊運動員,在最後一槍時都在想些什麼呢?亞運會男子25米中心發火手槍項目銀牌得主金泳德說:“我們打到最後的時候,我們在想什麼,每名運動員想的都不一樣。很多運動員和我想的是一樣的,就是想怎麼把動作的關鍵抓住,把我們最後的動作做得更加完美。”
  最後一槍,排除雜念,只想著手上的動作,說起來簡單,做起來很難。女子50米步槍三姿項目銅牌得主常靜說:“我會想我就抓好動作就行了,但我感覺我腦子裡會有片刻的空白,你很希望去抓好動作,但你的精力很容易就跑到前面的靶子上去了,所以控制不好動作,就很容易出啞彈。”
  正像常靜所說,即使最優秀的射擊運動員,在射出決定成績的最後一發子彈時,腦子裡都難免有些雜念。所以,射擊運動員的最後一槍,永遠都是最有難度,也最有魅力的一槍。來自新加坡的射擊選手蓋斌說:“比賽的最後一槍,你必須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起來,這非常困難。最後一槍一定要集中精力。”
創作者介紹

金毛尋回犬

pjcwpnc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