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,為今年經濟社會發展鋪定基調。報告提出了今年宏觀調控的目標,7.5%左右的國內生產總值增幅、4.6%的城鎮登記失業率和3.5%的居民消費價格漲幅,三大指標鎖定了中國經濟運行的合理區間。
  積極的財政政策與穩健的貨幣政策組合,折射出宏觀管理的審慎;穩定的赤字率與兩位數以上的固定資產投資,彰顯對政府投資杠桿的信心。
  昨日下午,全國政協委員、中國社科院經濟研究所所長裴長洪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,解析政府工作報告中的各項數據。
  控制物價是為了保民生,不能讓物價太高
  《21世紀》:報告提到穩增長、保就業的下限和防通脹的上限,分別是7.5%、4.6%、3.5%,怎麼看這三個數字組合成的區間?
  裴長洪:這裡的上限和下限,反映了我們真實調控的要求。所謂下限考慮就業,因為就業指標現在公佈的是城鎮登記失業率,按照城鎮登記失業率控制在4.6%左右,對應的調查失業率是5%左右。同時,經濟增長速度最低要達到7.2%,增長7.2%和登記失業率4.6%、調查失業率5%相互對應,所以要考慮這個下限。
  而上限不是增長率是物價。控制物價還是為了保民生,不能讓物價太高,定的上限是居民消費價格指數控制在3.5%。
  中國政府債務風險有被炒作的情況
  《21世紀》:今年財稅改革仍然是重頭戲,將實施全面規範、公開透明的預算制度。著力把所有政府性收入納入預算,實行全口徑預算管理,這會產生什麼影響?
  裴長洪:全口徑預算管理就涵蓋了土地財政,還有地方舉債要納入預算,這樣一個意圖很明顯,對地方財政的收支管得更嚴了,不容許有一塊是照不到陽光的。
  《21世紀》:實現全口徑預算管理,導致地方的錢袋子變緊,在政府工作報告中,也沒有對地方債的表述,對地方債務不需要擔心嗎?
  裴長洪:負債比較高的恐怕是個別地方。以我個人理解,中國政府的債務風險有被炒作的情況,按照最寬口徑計算,也就30萬億,就算加上中央債務的話,就是GDP的80%左右,跟西方國家比低得多。
  另外,中國跟西方國家不一樣,美國是私有制,政府沒有多少國有資產;我們國有資產很多,幾十萬億負債和資產相比例很小。所謂資不抵債,指的是資產和負債,比的不是GDP,所以和西方國家的債務比例不能相提並論,中國政府不可能破產。
  爭取一定的外貿增速,支撐實體經濟發展
  《21世紀》:與去年的政府工作報告相比,今年還提出了一個目標,2014年進出口總額預期增長7.5%左右,2013年我國進出口總值同比增長了7.6%,並沒有實現8%的預期目標,怎麼看待今年的外貿目標?
  裴長洪:從今年來看,整個國家經濟形勢還存在經濟增長下行壓力。即使有一定的消費增長點,也不是很多,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額預期增長速度要保持在17.5%左右,從內需來看還是有一定難度的,所以我們還是需要努力擴大外需,不能夠放鬆,更不能夠放棄。
  金融危機以後,各國在爭取經濟複蘇中,一方面擴大內需,但每個國家無一不是積極爭取外需,咱們也不例外,所以還要爭取一定的外貿增長速度,來支撐實體經濟的發展。
  這幾年的情況是,雖然我們貿易增速在下降,但比世界貿易增速快,一般是快5個百分點,所以即便明年的世界貨物貿易是3.5%-4%的話,我們就算定到8%也不是很高。
  《21世紀》:對2014年的經濟目標,你認為能否完成?
  裴長洪:我比較樂觀。7.5%的經濟增長目標,除非發生非常意外的情況,一般來講是能做到的。
 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耿雁冰
  實習記者 張夢潔  (原標題:三大指標鎖定經濟運行合理區間)
創作者介紹

金毛尋回犬

pjcwpnc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